U小说 > 人在漫威开店,刚成毁灭日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终将死去,终将灭亡

第一百三十六章 终将死去,终将灭亡


  这是一道……

  剑声!

  下一瞬间,一道霸道无匹的金色剑气从洞中飙出,如一尾金龙掠向高空,威力之大,竟是直接将漫天烟尘,一剑生生震散!

  烟尘散尽之时,一道身影出现在半空,双眸之中,金色的瞳孔,慑人心魄。

  此刻,他的肩上扛着一把黑色的巨剑,这把巨剑足足有九尺长,剑身上刻着许多金色的条纹,这些条纹参差不齐,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爪痕。

  这道身影扛着这把剑,就像是扛着一座小山。

  “果然没事吗。”

  沧海市的上空,看着这道身影,楚老的神情很是平静,脸上没有一丝一毫意外的神色。

  对方既然可以轻易接住前三枪,这最后一枪,他自然不认为能够将对方给击败。

  最后一枪只是一个警告罢了。

  “那把剑?”

  注意到那身影扛着的黑色巨剑,秦老眼中掠过一抹震惊。

  “长九尺,刻金纹。”

  “人族十二神兵的巨剑九疑怎么会在他手里?”

  “这家伙,究竟是何人?”

  “秦暮...”低声叨念着老人的名字,那道身影的眸子中突然散发出诡奇的冰寒。

  “消失这么多年,原来一直在沧海市吗。”

  “我能感觉到,你已经触摸到了那个境界的门槛。”

  “果实即将成熟。”

  “下次再见,就是生死之战了。”

  “夜帝,秦暮。”

  冰冷彻骨的声音还在高空回响,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。

  ......

  森林中,楚清望着天空,怔怔出神。

  短短几分钟,他看到了从半空落下的无头尸体,倒飞而出的魏长虹和高江明,横贯天空的黑色长虹,以及远方拥有黄金瞳的神秘人。

 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强者之间的战斗。

  但每一次都让他感到心神激荡。

  忽然,一道长虹从远方呼啸而来,飞入树林中,化作一个身材修长的英俊男子,站在楚清身前。

  楚清目光微微一凝,身子不由一紧。

  还没等男子开口,楚清先反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闻言,男子蓦然一怔,笑着指了指楚清身后的林诗幼。

  “我是她的父亲。”

  “林伯明。”

  “父亲?”

  楚清脸上露出一丝错愕,转头看向林诗幼。

  后者朝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,走到林伯明面前,“老爸,你怎么来了。”

  林伯明揉了揉林诗幼的脑袋,笑道:“当然是怕你有危险。”

  见林诗幼安然无恙,林伯明转头打量着楚清,“如果没猜错,你应该就是楚清吧。”

  “是我。”楚清微微一怔。

  “果然是你,”林伯明笑道:“诗幼在家经常提起你,说你----”

  话未说完,林诗幼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,“啊!”的一声,蹦起来捂住林伯明的嘴巴。

  “老爸不能说!”她俏脸微红。

  “诶,不能说吗?我还以为你俩早就----”

  “都告诉你别说了啊!”此时林诗幼的脸蛋像是熟透了的苹果,嗔怒道:“你再说下去,今天就没你晚饭吃!”

  “好好好,我不说了。”林伯明投降道。

  林诗幼这才从林伯明身上下来,双手抱胸,轻哼一声。

  林伯明见状,满脸笑容地又想说什么,可就在这时,一道长虹落下,化作一个神情冷峻,眉有刀疤的中年人。

  正是连岳高中的校长,简无意。

  看到简无意,林伯明当即收敛笑容,严肃问道:“江明怎么样了?”

  “伤势很重,不过性命无忧。”简无意环顾四周,“方彦呢?”

  “我来的时候没看到他。”林伯明微微摇头,“希望人没事。”

  他顿了顿,“以防万一,终止考试吧。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简无意点点头,“我去通知其他考生。”

  ......

  森林远方的一处平原上,方彦搀扶着魏长虹,从烟尘中缓缓走出。

  “谢谢。”魏长虹擦拭掉嘴角的血迹,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方彦说道。

  “在那个家伙面前,我什么都干不了。”方彦苦笑道:“把你从这救出来,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。”

  他长叹一声,继续说道:“虽然我一直很讨厌柳白,可是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眼前,自己却无能为力,这种感觉真是难受。”

  为长虹说道:“这不怪你,是那个人太强了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方彦又是一叹,“那个人实在太危险了,必须将他和慕容轩的事情,上报赤霄评议会。”

  魏长虹的步子微微一顿。

  “怎么了?”见楚长虹突然停下脚步,方彦疑惑道。

  魏长虹沉默片刻,说道:“你先走吧,将他们的事情上报,才是当务之急。”

  方彦蓦然一怔,“可是你的伤?”

  “放心吧,我还撑得住。”魏长虹说道,“慕容轩的事情关乎人魔两族,刻不容缓。”

  方彦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,移开了搀扶着魏长虹的手,说道:“那你小心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方彦便转过身,准备离去。

  忽然——!

  他觉得胸口一凉。

  紧接着,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剧痛从胸口,蔓延到了身体的各个角落。

  低下头,方彦的瞳孔骤然收缩到了极致。

  一截枪尖从他的胸口正中间穿了出来。

  锋利的枪尖染着鲜血,在阳光下散发着妖异的光芒。

  看着这把长枪,方彦茫然的眼神中,浮现出不解与震惊。

  他喷出一口鲜血,艰难地转过头,颤声道: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

  在他的身后,魏长虹手握长枪,面无表情。

  漆黑的眸子中,一片冷漠。

  魏长虹看着方彦,“因为你必须死。”

  坚定的语气中,含着无比的冷漠,令人闻之心颤。

  胸口传来的剧痛让方彦冷汗涔涔,眉头紧蹙,他死死地盯着魏长虹的脸,厉喝道:“我不明白!告诉我,到底是为什么!”

  魏长虹没有回应,“放弃抵抗吧,我的源质已经入侵了你的经脉,你应该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。”

  闻言,方彦的脸上露出一抹绝望,在被魏长虹一枪穿胸后,他试图催动源质压制住伤势,可是魏长虹灌注在枪身上的源质却抢先一步,在顷刻之间,摧毁了他体内的经脉,让他连一丝源质,都无法释放。

  下一刻,方彦的体内传出一声轰然巨响,他浑身一震,仰头喷出一口血箭,然后半跪于地,痛苦地呻吟起来。

  他的丹田,被摧毁了。

  被一股强悍至极的力量,硬生生地摧毁了!

  “这股力量……”

  方彦双手撑地,脸色惨白,身子抖如筛糠,不可置信地说道:“你的伤势,根本就不严重!”

  “是的。”魏长虹点了点头,冷冷说道:“那个人虽然很强,但是我作为赤龙军八统领之一,还不至于被他一招击败。”

  听到这一句话,方彦立刻意识到了什么,震惊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是故意放他走的?”

  魏长虹没有回答。

  然而无言,便等于默认。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方彦眼中闪过恍然的神色,喃喃道:“你真正的目的,是要放走慕容轩,因为你根本就不想让赤霄评议会和赤龙军,知道他的事情。”

  “你说得没错。”

  魏长虹沉默片刻,开口说道:“慕容轩的父亲,也是赤龙军八统领,他的儿子与魔族有牵扯,会对赤龙军内部造成不可预估的影响,所以……”

  “所以你才要杀我灭口,封锁消息?”方彦接口说道,脸上露出悲愤的神情,“当时在场的可不只我一个人,难道你连高江明和那些孩子,都要一起抹杀?”

  “不。”魏长虹摇了摇头,缓缓说道:“高江明是我的多年好友,我了解他,只要我告诉他,我会在暗中调查慕容轩的事情,他为了整个赤霄国的安定,绝对不会将此事说出去。”

  “至于那些孩子……”说到此处,魏长虹松开长枪,踱步走到方彦身前,俯视着对方,说道:“在武者的世界,弱者没有发言权,这些孩子说的话,又有谁会相信呢?”

  “但是你不一样。”

  “前赤龙军参谋长,方彦!”

  魏长虹顿了顿,看着不停喘息的方彦说道:“虽然你已经离开了赤龙军这么多年,但是在你离开之前,一直属于尹嵩一派。”

  “你我不是同一个派系,对于你,我无法信任,因此你必须死。”

  “派系……”方彦嘴角勾起一抹凄惨的苦笑,“又是因为派系。”

  “派系的斗争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,你比我更清楚。”魏长虹淡淡说道,“所以希望你能理解,我所做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这个国家。”

  “为了这个国家?我呸!”方彦狠狠吐出一口鲜血,洒在了魏长虹的衣服上,“放你娘的狗屁!”

  他剧烈地喘着气,一字字地咬牙说道:“你们魏家,全都是一群虚伪的混账,明明只是为了自己,偏偏要扯上国家,说得好像自己有多伟大似的,去你马的!”

  魏长虹撇了一眼身上的血迹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想骂就骂吧,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死了。”

  右手一扬,插在方彦身上的血龙黑枪剧烈一颤,旋即透胸而出,带起一蓬鲜血,落在了他的手中。

  方彦登时鲜血狂喷,再也支撑不住身体,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,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在越来越冷,眼睛的视线,也逐渐模糊不清起来。

  他知道,自己离死不远了。

  然而不知为何,方彦竟是咧开嘴,笑了起来。

  笑声很轻很轻,却充满了嘲讽的意味。

  看到这一幕,魏长虹眉头微微一蹙,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  方彦轻声说道:“你知道十五年前,我为什么要离开赤龙军吗?”

  魏长虹漠然道:“与我何干?”

  方彦就像是没听到这句话,自顾自地说道:“血月事件中的那个孩子还活着,救下他的人,就是我。”

  话音甫落,原来一脸平静的魏长虹如遭雷殛,脸色刹变,“这不可能!”

  他豁然低头,眼神凶戾地看向方彦,却蓦然一怔。

  此时此刻,方彦眸子中的神采,已经黯淡得几乎看不见了,就连他的身体,也停止了颤抖。

  可是他的嘴唇,仍然在微微动着。

  然后,魏长虹听到了方彦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两句话。

  “那孩子,一定会回来找你们。”

  “魏家,终将灭亡。”

  “楚清,记得我们的约定哦。”林诗幼嘴角含笑,眯着月牙似的眼睛,和林伯明一起没入林间的阴影中。

  “三个人的约会。”楚清挥着手,嘟哝道:“都怪那个该死的电灯泡,什么时候不能来,偏偏这个时候!”

  “约会?什么约会?”这时姬玄凑到楚清身边,一脸暧昧问道。

  “约个猪后腿约。”楚清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道:“你看看人家沐沐,怎么就不像你...”

  “什么约会?”只见沐子晴碧绿的双眸中,正熊熊燃烧着名为八卦的火焰。

  擦,沐沐,你竟然是这种人!

  “既然考试终止了,三位,那就此别过吧。”武烈走过来,笑道:“虽然没有和你们酣畅淋漓地打一场,但能联手对敌,也算是一次美好的经历。”

  “反正都会在武院碰面,不急一时吧。”姬玄挑眉道。

  武烈摇摇头,“我不会报名武院,下次见面,应该是在四年后了。”

  “四年以后?”楚清有些疑惑,“为什么是四年以后?”

  “到时你们就知道了。”武烈微笑道,低头鞠了一躬,迈开步子,向林间走去。

  “哦,对了。”

  他忽然停下脚步,转过身,看着三人道:“我的小师妹会参加武院的入学考试,到时候希望你们能照顾一下。”

  “没问题,她叫什么名字?”姬玄道。

  “她叫武晓。”

  看着武烈远去的背影,姬玄神色古怪道:“这家伙还有师妹?太白山明心寺历来不都是单传吗?”

  “规矩是可以改变的。”沐子晴轻弹手中的青萍剑。

  姬玄耸耸肩,不置可否。

  “未来几年,有什么大事发生吗?”楚清问道。

  “除了一年半后的刀剑论,我还真想不出其他的了。”姬玄想了想,微微摇头道。

  “刀剑论?”楚清一怔,“那是什么?”


  (https://www.uxiaoshuo.cc/15928/15928431/97642097.html)


1秒记住U小说:www.uxiaoshuo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uxiaoshuo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