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小说 > 人在漫威开店,刚成毁灭日 > 第一百五十章 神圣教廷与秦舞阳

第一百五十章 神圣教廷与秦舞阳


  “我也深有同感。”王枫重重地点了点头,旋即指着远处石缝中的一株药草说道:“林兄,它是你的了!”

  那是一株翠绿色的药草,它有四片叶子,其中一片叶子的边缘呈不规则的锯齿状。

  正是守心草!

  “这怎么好意思!”林子明连连摇头,摆手拒绝道:“还是给你吧,王兄。”

  “不,你比我更有资格拥有它,林兄。”

  “不,它属于像你这样的强者,王兄!”

  “不,林兄!”

  “不,王兄!”

  “...”

  “...”

  “我擦,这两个人在搞什么鬼!”林间的阴影中,楚清蹲在一颗大树上,望着岩石林中互相推让着守心草的两人,一脸错愕地说道。

  “怎么打着打着就开始吹牛逼了?”

  “我真特么服了!”

  刚来到这里不久,楚清便看到了正在交战的林子明和王枫,原本他准备等到两人分出胜负后再出来抢夺守心草,可是现在看来,这两人还要磨蹭上一段很长的时间,才能决定守心草的归属。

  无奈地扯了扯嘴角,楚清自语道:“既然你们两个都不要守心草,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。”

  语毕,他缓缓站起身,准备掠入岩石林。

  可就是这时,王枫和林子明突然毫无征兆地停下了争执,转头看向了楚清所在的方向。

  怎么可能?楚清眸子中掠过一道诧异的神色,为了方便行动,他已经将感应手环藏在了数百米开外的一颗大树底下,此刻他没有戴着感应表,更是完全收敛了气息,理应来说,不可能被王枫和林子明发现。

  下一刻,楚清意识到王枫和林子明并没有发现自己。

  因为一阵窸窣声,从他后方传了出来。

  一道身影从他所在的大树下缓缓走过,迈入了岩石林。

 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,他面容冷峻,身背一把巨剑,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威势。

  “竟然是他!”打量着这名少年,楚清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惊讶。

  这名少年,正是这次复试的十大种子选手之一。

  八号种子,秦舞阳!

  前脚刚踏入岩石林,秦舞阳突然停下步伐,朝着楚清所在的大树撇了一眼。

  冰冷的目光扫过,楚清不由心中一凛。

  他知道秦舞阳并没有发现自己,只是出于武者的直觉,下意识地朝这边看了一眼。

  “这家伙不简单!”楚清眉头一皱,心中暗道:“看来想要抢到这株守心草,得费一番功夫了。”

  他看着王枫和林子明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离开这里,否则,就永远不要离开了。”

  “好嚣张的家伙!”林子明冷哼一声,道:“王兄,你怎么看?”

  王枫眯起眼睛,寒声道:“有些人,必须狠狠教训一番,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。”

  噌噌两声,刀剑出鞘,直指秦舞阳。

  “不知好歹。”秦舞阳轻蔑一笑,“既然你们想死,我就成全你们!”

  气氛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!

  突然,三人手腕上的感应表皆是一震,紧接着,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岩石林外响了起来。

  “神啊,我要赞美你,愿你的圣光笼罩人间,消除一切的暴力和罪恶。”

  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从远处林间的阴影中踱步走出,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神职人员服装,左腋下夹着一本厚厚的书籍,在他的腰间,挂着一把白色的斗枪,枪身之上,绘满了金色的符文。

  “这把斗枪莫非就是圣歌?”楚清瞳孔微缩,喃喃道:“糟糕,事情变得更加麻烦了。”

  众所周知,使用斗枪的武者,都习惯用双枪。

  然而有一个组织的武者,却是例外。

  这个组织的成员,通常只佩戴一把斗枪,而且斗枪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圣歌。

  “各位,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。”金发碧眼的少年微笑道:“我来自神圣教廷,叫做克里斯雷顿。”

  克里斯雷顿。

  十大种子选手,排行第三!!!

  “强!能!冲!拳!”

  当苏羽的声音落下时,他腰身一拧,猛然发力,置于身后的右拳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,笔直的轰了出去,拳头撕裂空气,发出刺耳凄厉的破空之声!

  这一拳势如雷霆,拳头未至,秦舞阳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恐怖的风压吹得猎猎作响,他的整张脸庞如同狂风刮过的湖面,起伏着一层层夸张的褶皱。

  秦舞阳脸色刹变,他立刻意识到,这一拳,自己接不住!

  他毫不犹豫地收剑后撤,身形倒掠而出,然而苏羽在强能冲拳的冲刺效果的带动下,整个人化作一线急电,瞬间就追上了秦舞阳!

  眼看着无法避开这一拳,秦舞阳突然高高举起手臂,双手握住剑柄,旋即将巨剑狠狠地插向了地面,只听砰地一声,巨剑如同一座凭空落下的大山,骤然挡在了苏羽的面前!

  苏羽神情不变,眼中寒芒爆绽,拳头义无反顾地轰向了巨剑的剑身!

  这一刻,楚清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。

  剑是何物?

  山又是何物?

  管他呢,砸开便是了!!!

  咚!

  拳头与剑身接触的一瞬间,秦舞阳如遭重击,连人带剑倒滑而出,他的双脚陷入泥土中,然后在地面上拖出两道深深的沟壑,他所过之处,泥石飞溅四散,仿佛激起了阵阵浪花。

  嘭!

  脊背重重地撞在一块巨大的猿猴形岩石上,秦武阳这才止住了倒退之势,这块岩石被他撞得微微一震,无数的岩石碎屑登时从上方滚落而下,如雨点一般落在秦武阳身上,发出一阵啪啪啪的声响。

  扑通一声,秦舞阳单膝跪地,仗剑而立,嘴角溢出一丝殷虹的鲜血。

  抬起头,望着双手环胸,伫立在原地的楚清,秦舞阳冷漠的眸子中,散发出一道如寒冰般阴冷的光芒,摄人心魄。

  “神明在上。”克里斯雷顿惊讶道:“这是什么拳法,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威力!”

  说话间,他已经走到昏迷不醒的王枫身边,蹲下身,往后者的嘴中送入了一颗龙眼大小的丹药。

  丹药入口即化,化作一股清泉淌过王枫的四肢百骸,药力在体内扩散,修复他的伤势,使得他苍白如纸的脸上,终于恢复了一丝红润之色。

  “赞美神,请保佑世间所有无辜的凡人。”

  克里斯雷顿阖上眼眸,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,他双手合十,神情变得肃穆而庄重,嘴中念念有词,似是在咏唱一首圣歌。

  见到这一幕,楚清眉头微微一挑,喃喃道:“这就是神圣教廷的咏歌礼吗?”

  作为神州大陆七大组织中最为古老的组织,神圣教廷已经存在了三千多年,它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第一次神州大战之前,有些历史学家更是认为早在神话时代,神圣教廷的雏形就已经存在了。

  神圣教廷在神州大陆上有着数以万计的信徒,这些信徒都信仰着同一个神明传说中创造这个世界的创世之神,卡俄斯。

  一种是负责内部事务的红衣主教,另一种是负责在外传播福音的白衣教徒。

  白衣教徒在世间行善,宣扬着神明的伟大与不凡。每一位白衣教徒在拯救一条生命的时候,都会咏唱一首名为神之曲的歌曲,久而久之,他们的这种举动,就被人们尊称为了“咏歌

  礼。”

  打量着一脸虔诚的克里斯雷顿,楚清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,心想奉行“不杀生,不伤人”信条的白衣主教,究竟要用什么办法,才能在这场残酷的考试中脱颖而出呢?

  就在这时,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楚清的思绪。

  “没想到竟然是你。”秦舞阳站起身,对着楚清冷冷说道。

  闻言,楚清微微一怔,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  “我在伏龙号上见过你。”秦舞阳说道,“当时你就站在欧阳小明的身边。”

  说出“欧阳小明”四个字的时候,他的目光不自然地顿了一顿,脸上隐隐浮现出一丝忌惮的意味。

  注意到了秦舞阳微妙的神情变化,楚清嘴角微扬,明知顾问道:“你认识小明?”

  秦舞阳反问道:“你和欧阳小明很熟?”

  楚清点了点头。

  “真不凑巧。”秦舞阳狰狞一笑,一字一字重重说道:“和欧阳小明有关系的人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。”

  “这么狠?”楚清啧啧两声,微嘲道:“该不会是因为你曾经败给过小明,所以对他暗中生恨了吧?”

  “对。”秦舞阳说道。

  “就这么不要脸的承认了?”楚清愣了一下,旋即耸了耸肩,笑着说道:“连小明都打不过,还想打赢我?你知道老子是小明的什么人吗?”

  秦舞阳双目一凝,郑重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  楚清指着自己,得意一笑。

  “我是他爸爸!”

  “阿嚏!”

  欧阳小明走在树林间,揉了揉鼻子,嘀咕道:“哪个混蛋在说我坏话?”

  “哼哼。”

  “一定是小清,这个澜海高中真正的第一喷子!”

  突然间,欧阳小明停下脚步,眉头微微一蹙。

  他嗅到了一丝浓重的血腥味。

  小心翼翼地穿过一丛灌木林,他看到一名面无血色的考生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胸口有一个巨大的窟窿。

  这名考生的脸上满是恐惧之色,显然是在临死前,经历了某些可怕的事情。

  “血还没有流干,是刚死不久。”

  看着地面上延伸到前方树林阴影中的一点点犹如梅花般的血迹,他咽了口唾沫,喃喃道:“或者心脏被人掏走了。”

  视线一转,落在了这具尸体的手腕上,欧阳小明的瞳孔顿时微微一缩,心中不由生出一股寒意。

  这具尸体的手腕上,仍然带着感应手环。

  欧阳小明只想到两种可能。

  第一种,凶手忘记将感应手环摘下来了。

  第二种,凶手根本就不是冲着感应手环去的,他的目的就是杀人!

  帮这名死去的考生合上了眼睛,欧阳小明扯了扯嘴角,嘟哝道:“真是一场麻烦的考试。”

  语毕,他取下身后的藏锋,迈步走向了林间的阴影。

  同一时间,在距离欧阳小明前方几百米开外的一处空地上,一道盘膝而坐的身影缓缓站了起来。

  这道身影的双手之上戴着一副占满了鲜血的拳套,拳套的背面,隐隐能看到一个阴森的“鬼”字。

  这道身影一边朝前走,一边自语道:“还差194人”

  “任务完成。”

  “你说自己是欧阳小明的父亲?”

  岩石林中,秦舞阳看着楚清,微嘲道:“可笑,这根本上不可能的!”

  “废话!”

  楚清翻了一个白眼,双手一摊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你这家伙,真是没有幽默感啊。”

  秦舞阳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我有没有幽默感,与你何干?”

  “当然和我没有关系,不过嘛”

  楚清挑了挑眉,笑着说道:“一般来说,没有幽默感的男人,都缺少一样东西。”

  秦舞阳皱眉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  楚清得意地说道:“女!朋!友!”

  听到这三个字,秦舞阳的嘴角不着痕迹地扯动了一下。

  他重重地冷哼一声,道:“难道你有吗?”

  楚清露出一个贱贱的笑容:“有,而且很漂亮哦。”

  “够了!”

  秦舞阳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,他举起巨剑,厉声道:“我没有兴趣和你说废话,来战吧!”

  “哎哟,单身狗生气了!”

  楚清对着秦舞阳勾了勾手指,笑眯眯地说道:“旺财,我就站在这里,有本事来咬我啊!”

  秦舞阳没有再次回应,他身腰蹲坐,双手握剑置于身前,眼中掠过一道凌厉的寒光。

  看到这一幕,楚清倏然敛去了脸上的笑容,他握紧铁剑,神情变得郑重起来。

  方才一招强能冲拳,他虽然没有来得及蓄能完毕,但是也使出了将近六七成左右的力量,然而秦舞阳却挡下了这一拳,而且只受了一点轻伤。

  是以,楚清明白,想要战胜这名复试的八号种子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战斗一触即发,可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突然从一旁踱步走出,站在了楚清和秦舞阳的中间。

  这道身影,正是复试的三号种子,克里斯雷顿。

  “赞美神。”

  视线落在楚清身上,克里斯雷顿微微垂首,认真说道:“阁下,可否让我先与秦舞阳一战?”

  “你要和他干架?”


  (https://www.uxiaoshuo.cc/15928/15928431/97631905.html)


1秒记住U小说:www.uxiaoshuo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uxiaoshuo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