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小说 > 重生后亿万大佬成了我的裙下之臣 > 003:白发人送黑发人

003:白发人送黑发人


“阿姨您好,我叫季如风,撞您女儿的人是我爷爷。”男人说完递来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枝拿过名片,看见上面赫然在目的几行大字:帝豪大酒店,总经理,季如风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冤家路窄啊!

        陈枝这才知道女儿是被自己老板给撞了,她刚刚升起的怒火,现在却像无法炸响的鞭炮,熄的彻彻底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女儿没事,自己还在人家手底下挣钱,工作不能丢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董事长啊,好在现在素素醒了,身体也没大碍,董事长身体还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换作其他人,她早将对方祖宗十八代代好好的问候一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办法,闺女眼见就要高考了,大学指望不上了,到时又需要一笔钱送她读卫校,出来当护士,也算是饿不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父亲没事,今天我代表他来向您们道歉,顺便看看您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季如风掏出一张银行卡,“这里面有5万元,您先交住院费,其他的我安排人和您们仔细协商,您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枝接过卡,她暗暗庆幸刚才自己没有发火,对方也是讲究人,一出手就是5万,自己一年都挣不了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替我谢谢董事长……”,陈枝将人送出病房外,拿着银行卡就对女儿说道,

        “素素,饿吗?妈妈给你买点饭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季如风已经走远,白素素回过神来,她从妈妈手里拿过名片,潜意识觉得留着可能有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自己是出不去了,但妈妈那头又必须马上见面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帮我买点青菜粥吧!要烫嘴那种。您把手机借我用用,我和一个朋友约好今天见面的,我和她说声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女儿精神恢复的很不错,陈枝把手机拿给她后,就出门下楼去买饭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素素拿起手机,熟练的拨出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嘟…嘟…嘟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喂?”是妈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……那个阿姨,我是向晚晚的朋友,……她的事我听说了,您要节哀……”,

        喉头哽咽,眼泪已经夺眶而出,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,自己现在是白素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现在在哪里?…您现在方便吗?…我们能见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晚晚的妈妈叫杨红梅,一出事她就接到了赵虹的电话,得知女儿跳楼自杀,她当场就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经历一番撕心裂肺的痛楚后,她连夜包车,和儿子向阳赶到了海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子俩还没来得及去殡仪馆,就被拉去了派出所做笔录,前前后后就耽搁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…我的晚晚啊!”杨红梅一听自己女儿名字,再次悲恸起来,她已经哭的声音嘶哑,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我是晚晚的哥哥,你是晚晚的朋友吗?我们现在在派出所,可能现在没时间去见你,”

        向阳接过妈妈的手机,一手搂着妈妈肩膀轻拍安抚,一边和白素素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去找你们好吗?”听见哥哥的声音,她心底愈加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要不是自己意气用事,也不会害的哥哥发生车祸而截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我们一会在殡仪馆见面吧!”向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阻止他们去殡仪馆的,她不想妈妈和哥哥看见自己残破不堪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心里也清楚这一步是躲不开的,她来到洗手间,用凉水洗了脸,准备出门赶去殡仪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向护士要来纸笔给陈妈妈留言,然后趁护士们没注意,偷偷溜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小时后,晚晚坐的的士停在了殡仪馆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看门大叔的指引,她来到了最里间的停尸房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还没进门,就听见房间里传来的哭声,“我的晚晚啊……我的宝贝…,你怎么这么想不开……你怎么这么傻啊……你要妈妈以后怎么活……怎么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怪妈妈……妈妈不该赶你出门,……妈妈不该骂你……怪我…怪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    杨妈妈边说边狠狠扇着自己耳光,力气太大,她的脸颊迅速出现5个鲜红的手掌印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素素疾步走进房间,她来到杨妈妈身边,顺手将她从地上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哭的不能自已的妈妈,她的心在滴血,她眼睛情不自禁流出泪水,她想喊妈妈,可她却必须控制好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您要照顾好自己,晚晚看到你这样难过,她会担心您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妈妈闻声转过头简单打量了一番白素素,因伤心过度,她现在也没有心思询问别的。她的晚晚从小就心地善良,就连路边碰见一只小鸟的尸体,她也会小心翼翼的让它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前这姑娘长的白白净净,看着也是个简单活泼的孩子,和晚晚成为朋友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素素见杨妈妈情绪有所稳定,她这才转头留意自己的肉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身体,其实就是一摊无骨的软肉,她甚至觉得面前的自己有点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一眼便不忍心再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向阳滑动轮椅到尸体面前,平常少言寡语的他,努力克制自己的悲伤,脸颊挂满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紧咬牙关,握着轮椅把手的双手,因用力而青筋暴起,显然他在努力隐藏自己的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经如花似玉,活泼可爱的妹妹,再见面却是阴阳两隔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残破的妹妹,他没有任何嫌弃的神色,甚至眼神专注,像是要将这最后一面永远刻进脑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殡仪馆工作人员也起了恻隐之心,她们一边安慰杨妈妈,一边也替向晚晚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28岁,花一样的美好年华,世界千帆未看尽,她就迷失在感情里,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为情自杀,可真相只有向晚晚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却没有办法马上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她现在住在白素素的身体里,一边她缺少证据,一边她还要顾及陈妈妈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不连累陈妈妈,她决定隐忍。复仇之计不能操之过急,得步步为营,好好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道完别,一行人准备离开殡仪馆时,却和两位不速之客碰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赵虹和马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见两人,白素素恨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眼神可以杀人,那么她现在的目光足以让这对狗男女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胆大包天,前脚才害死自己,转头就敢来殡仪馆探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怕自己没有死透?还是良心发现过来面尸忏悔?


  (https://www.uxiaoshuo.cc/15924/15924828/91765212.html)


1秒记住U小说:www.uxiaoshuo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uxiaoshuo.cc